古今女命论“和”的相异与相同

时间:2019-09-09 来源:www.taihobrand.com

  何锋文

  

  大家知道,我们中国文化,是一个讲究“和”的文化。你看,无论海峡两岸,我们中国的国名,就都有一个“和”字。

。所以有:“和”气生财,以“和”为贵,“和”平共处;也有“君子和而不同,小人同而不和”的说法。

  故此,“和”是中国文化特有的核心文化概念。那么,既然是人人都应该尊重和信守的理念,为何八字命理中独独在女命提出“和”的要求呢?

  就笔者看来,这与我们文字中关于“和”的含义,以及女命特殊社会角色、乃至生存环境具有莫大关系。

  首先,关于“和”的含义,大体有以下几种:

  1、相安、谐调:比如,和美、和睦、和谐、和声、和合、和衷共济。

  2、平静:比如,温和、祥和、和平、和气、和悦、和煦、惠风和畅。

  3、平息争端:比如,讲和、和约、和议、和亲。

  4、数学上的加法运算:比如,二加二的和是四。

  5、连带:比如,和盘托出(完全说出来)、和衣而卧等等。

  6、表示跟、同:我和老师打球。

  7、表示向,对:我和老师请教。

  8、表示与战斗、争斗相反的状况:比如,战争与和平;和则两利,斗则两伤。

件。就个人而言,“和”才能共存;“和”才能共赢;“和”才能实现发展。

  其次,就是女命的社会角色。大家知道,无论古代,还是现代,女命在家庭中都扮演着极为重要,且无法替代的角色。

  因为,较之男命,女命更为重视家庭,而家庭的团结和睦,维系枢纽就在女命,故此,家庭中对于女命“和”的精神素养,就会尤其看重。

  另外,作为社会文化在家庭中的传承,女命起到了无法替代的影响力。大家知道,一个人从小的生活习惯,往往对于长大成人个性,乃至人格发育影响甚大。

  而女命,又是孩子幼小时候的第一老师,接触时间最长,最为依赖和信任,故此,女命本身的精神和人格状况,对于孩子影响也就成了至关重要的力量。

  也正因为如此,从古至今,命理中对于女命“和”的要求,就特别的普遍,其地位是仅次于“纯”的第二大要求。

  1、古代女命之“和”论;

  命理典籍《三命通会》上说:“和者。恬静也。如身柔弱,独有一位夫星,柱无冲破、攻击之神,禀其中和之气,则为和也”。

  这里的“和”,被概括为恬静;也就是恬淡安静的意思。主女子闲适淡泊、清静寡欲、不争不妒、无为守中的状态。

件;

  因为,女子身强了,定然会有所为,有为必有所争,有争而不得,定会生妒。但过弱也不行,过弱则忧,依靠别人,为别人所驭,受外界诱惑,行无定心无止;犹如水中浮萍,轻浮任性,甚至随波逐流。

  其二,一位夫星,为第二要件;

  因为,女命的夫星,既是感情星,也是欲望星,不管喜忌如何,感情多了,就无法做到心如止水,静不下来。

  其三、四柱没有冲破、攻击的凶神,这就是第三要件;

  这方面,也属自然之理。所谓:逢冲必动,逢冲也必然体现出外事内事方面,会与他人不和。

  不过,需要说明的是,这里的“和”,不是“合”。是个体自身独立的静和状态,不是逢迎别人,见风使舵的合,毫无主见的迎合别人,顺从别人。

  其四,承受中和之气;

  所谓禀赋中和之气,有两层意思。一是,日干要有根有气,未受冲制;不旺不衰,或者弱中有生,这是通常的表现,普遍的表现;

  二是,四柱之中,子女、丈夫、乃至各种五行,都显露出中和之气。弱者、吉者,有生有扶;旺者、凶者,有制有化,显得比较中和,不见枯浊。

  比如,壬辰、辛亥、己卯、己巳的女命。日干己土,出生在亥月,亥乃甲木长生之地,己以甲为夫,故夫星得天时地利。

  甲以辛为官,金生于巳;己以金为子,亦生于巳,谓之夫行官星,子得长生,故对丈夫和子女没有损伤,还有利益;

  同时,日干己土时逢巳宫,又为精神生旺之处;故女命能够得到丈夫和子女的利益,也说明丈夫、子女和日主本人能够和睦共处。

  命中日支,虽自坐卯木七杀,有巳中庚合制,为去杀留官之论,七杀有制,七杀见印,亦为化,属于制化得宜,故官杀也就具有了中和的秉性。

  同时,命中亥虽有冲巳的迹象,但亥见卯合则解,且财、官、印、身,一路顺生,则情义显露,故也为和的标志。

  又比如:丁丑、壬寅、丁酉、己酉的女命。日干丁火,出生在寅月,火之长生,属于有气;丁与壬合,壬为夫星,则有情于夫。

  夫星坐寅,为夫之食禄,亦为日干印星,则说明自己的供养来源于丈夫的食禄;日时两酉,丁火天乙,则说明丈夫和子女为命中贵人;

  同时,也为丈夫的印和子女的食禄,也为自己和子女、乃至夫星官禄的长生之处,故此,自己与子女和丈夫,皆为互利有益,能够和平共处。

  这里虽有年干与日干争合壬水的隐患,但日干坐酉为长生之所,年干丁则坐自身墓库,谓之丈夫有情于我,他人自然难以得利。

  2、现代女命之论“和”;

  前面已经说过,女命之和,核心就是“恬静”二字,本质就是淡泊名利,安静自处。静就是安宁,妻贤子孝,夫妇和顺。

  首先,就是夫妇和顺。就命理而言,夫星如果为喜用,最好则要与日干相合;同时,也要求夫星不得偏枯,弱而有生,不得漂浮无力。

  如果命中夫星为忌神,是正官的最好见印搭配,同柱相生,或者紧贴相生,也就是说,命中具有转化机制;如果为七杀,则要见到食神克制,

  但制克要有情,方式最好是合制,同时,七杀旺,最好弱制,七杀弱则最好强制。官杀混杂的,最好是留官去杀。

  就日干而言,女命日干大多不喜过旺,但也不喜过弱;也就是中和偏弱的较为理想。这里的中和,与八字总体身弱身强,还不是一个概念。

  也就是说,日干只要地支见本气明根,就不算日干弱;除非这个本气明根受到严重冲刑;日干有根,见不弱的印生扶。

  比如:印星自坐禄刃,或者印得月令生气,或者印与日干相贴,四柱有类似一个本气根的力量,亦同此论。

  女命,如果身旺,只要不构成大旺、太旺,只要命中有不弱的制克,夫宫或者时支,为夫星生旺之地,亦为中和。但要制克我身的官杀,没有受到制克才行。

  其次,就是命中无冲破攻击之神;

  四柱冲破、攻击,是不和的象,这里的冲破攻击指的是体、用二者之间的关系。也就指的是命主与代表其丈夫、子女、六亲中的那一柱,或者那一个字之间的关系。

  “和”与“不和”也是相对而言的,女人和丈夫关系很好,跟其他人的关系也可能不一样。

  比如:有的女子,在家里面她可能很贤惠,能够勤俭持家,吃苦耐劳,但是这个女人对外人就不一定客气了,或许比较强势。

  职场上单位里的她,或许很强势,不一定能够跟他的同事和睦相处;回到家能跟丈夫、子女、乃至公婆,和睦相处,这个女命也算“和”。

  另外,命中有没有冲破攻击之神,这个问题,也要正确理解。比如:四柱地支,出现了刑、冲、破、害就一定不和了吗?也不是。

  要看这个冲是谁和谁,核心的还是,夫妻、子女、父母之间的星宫,不同时存在直接冲克就行了。同时,也要结合喜忌与旺衰。

  比如:命主官杀多旺,或者官杀混杂,有需要冲制,当然,合制更好;没有冲制,就没有争取幸福的办法。这个时候,只要婚姻宫不动就行了。其他的六亲,也是一个道理。

  同时,我们也要注意一个问题,社会是复杂的,人性也是复杂的;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自然也是很复杂的。有些夫妻的矛盾不是家里是外面引起的。

  比如说:有些女命本身比较强势,虽然在家里他对她的丈夫,能够做到百依百顺,非常的听话;对老人体贴和孩子照顾也很不错,

  但她在外面任性、耍脾气;或者毫无心眼,或者仗势欺人,招惹了外人,引起外人的报复。不也一样会影响他们家庭和顺。

  现实中的例子,就是广安的严书记的夫人,不是因为过于骄纵孩子,爱护孩子,而给丈夫带来了莫大的灾祸吗?

  故此,现代女命论“和”,得要全面考察女命的人格特征。比如,命中正印为格,有财官搭配,定然也算“和”命;

  女命食伤为格,如果没有制化;或者比劫多旺,又见食伤,即使本领才华再高,也算“不和”之命。

  同理,女命正官为格,命中见印辅官,不见财星破印;或者,正财为格,命中日坐天月二德,财多见劫制,见官星辅印;亦为和命。

  3、古今女命论“和”的相同之处;

  从古至今,谈论女命之和,均主女命性情而言。故此,“以中和为贵”,这里的“贵”,就是珍贵、贵重、宝贝、稀罕之物。

  核心就是个性自立,安静自守;但绝不孤傲;与人相处,讲究利己利他,协作共赢;心性少欲有情,但也不会绝情寡义。

  总而言之,就是有自性,但不自我。故此,女命论和,都讲究日干有气,且气禀中和;无私合、妒合、争合之像。

  同时,日柱干支,与代表丈夫、孩子、公婆星宫,均无大的损伤;命中体用之间,与代表丈夫、子女、公婆等六亲的星宫,无冲战破损之像,显得比较安静。

  其不同之处,现代女命,强调八字中的五行、十神、干支整体平衡;旺者有制有化,弱者有生有扶。

  同时,更看重命格、气势、神煞,对于日干心性的影响力;平衡的影响力,包括,岁运与命格的动态平衡。

  比如,女命身旺印旺,见中和得气的财官,无损破、缺位,并且透显,就为“和”之吉顺;身旺比劫旺,见官星透显、有根得气,亦可论其“和”之吉顺。

  反之,女命虽然身弱,但食伤过旺,或者官星多旺,没有制化;或者两神对立,没有通关,则也论不上“和”顺之命。

  比如,女命,己巳、丁卯、庚辰、己卯。虽论身弱;但财印交战,紧贴日干的印星受到极大的危害,而通关的官星,生助的印星,有距离日干太远,也就无法论“和”了。

  又比如:丙午、戊戌、辛亥、甲午。这个八字,虽然身强,日支坐伤,似乎不利丈夫,但官与日干作合,官能生印,印能生身,身旺有泄;

  命中官旺伤弱,伤官见印制,但无直接冲制;日支亥为子女,亦为官星禄旺之所,命中喜神所在;故此,亦为吉顺之女命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